成都   北京

您現在的位置: 川籍名人會 > 現代名人

張大千

2018年08月01日  11:24:46來源:


張大千(1899~1983年),四川內江人,1899年(清光緒二十五年己亥)5月10日(農歷四月初一),他出生在四川省內江縣城郊安良里象鼻嘴堰塘灣的一個書香門第的家庭。原名張正權,又名爰,字季爰,號大千,別號大千居士,四川省內江市人。傳說其母在其降生之前,夜里夢一老翁送一小猿入宅,所以在他二十一歲的時候,改名猨,又名爰、季爰。后出家為僧,法號大千,所以世人也稱其為"大千居士"。張大千是二十世紀中國畫壇最具傳奇色彩的國畫大師,無論是繪畫、書法、篆刻、詩詞都無所不通。早期專心研習古人書畫,特別在山水畫方面卓有成就。后旅居海外,畫風工寫結合,重彩、水墨融為一體,尤其是潑墨與潑彩,開創了新的藝術風格。他的治學方法,值得那些試圖從傳統走向現代的畫家們借鑒。


少年時期


1899年5月10日,生于四川內江。父懷忠,母曾氏友貞,兄弟十人,另有一姐。行八,乳名小八,名正權,又名權。

1904年,從姐瓊枝識字,讀《三字經》等啟蒙讀物。1905年,從四哥文修習字,讀《千家詩》。

1907年,隨姐從母習畫,母曾氏善繪民間剪紙花卉。1911年9月就讀內江天主教福音學校(華美初等小學)。1914年,就讀重慶求精中學,后轉江津中學。


青年時期


1916年暑假與同學徒步返內江,途中遭匪徒綁架,迫為師爺,經百日才脫離匪穴。冬,與表姐謝舜華定親。

1917年東渡日本,在京都公平學校學習染織,課余時間堅持自學繪畫,學詩,學治印。其二哥張善子也在日本。

1919年完成學業,由日本返滬。秋,拜上海名書法家曾熙、李瑞清為師。曾熙為其取藝名爰,字季爰。在上海寧波同鄉會館,他舉辦了首次個人畫展,百幅作品全部售完,一鳴驚人,自此以賣畫為生。

念未婚妻謝舜華去世,至松江禪定寺出家為僧。師事住持逸琳法師,法名大千。三月后還俗。

1920年返川與曾正蓉完婚。婚后赴滬。同年9月12日,李瑞清病故,享年54歲。作《次回先生詩意圖》,署名啼鵑。啼鵑是張大千早年署名之一。

1921年借寓上海李薇莊宅。與李秋君定交。秋君名祖云,別號甌湘館主。在三師叔(李筠庵)的影響下,開始臨仿石濤畫跡,仿石濤冊頁一開,瞞過前輩畫師黃賓虹。

1922年作北魏《張玄墓志》集聯,有四言、五言、六言、七言、八言凡數十聯。

1923年張懷忠夫婦率家人由內江遷居江蘇松江府華亭縣。與王個簃定交。

1924年善孖奉調入京,任總統府咨議。隨兄弟初次入京,與汪慎生定交。仿作金冬心、石濤、八大、漸江扇面四幀贈汪慎生。父張懷忠病逝松江。秋,應邀參加上海文人雅集“秋英會”,結識常州詞人謝玉芩、上海畫家鄭曼青,并與謝玉芩結為知友。

1925年在上海寧波同鄉會舉辦首次畫展,由李秋君主持。展品100幅,每幅20大洋,購畫者一律編號抽簽取畫。

1926年應周夢公之囑,為其妾素蘭作白描像署名啼鵑。1926年3月21日在上海《申報》刊登《張季蝯賣畫》啟示。仲夏,在曾熙家結識溫州籍篆刻家方介堪。

1927年臨曾熙所藏《石濤小像》,曾師為之題跋。應張群函購,先后仿作石濤、金冬心筆意山水扇面兩幀。參加“寒之友”畫會,會友有于右任、何香凝、經亨頤、陳樹人、黃賓虹等。秋,應日本友人之邀赴漢城游金剛山。與韓國姑娘池春紅定情。

1928年與善孖、馬駘、俞劍華、黃賓虹諸人組織“爛漫社”,刊行《爛漫畫集》。5月,與善孖、郎靜山等人倡建“黃社”。二赴北平,與余叔巖結識。在陳半丁家中,結識舊王孫兼書畫名家溥心畬。冬,池春紅來信,作長詩《春娘曲》,并赴漢城相會。

1929年從漢城返滬。《蜀中三張畫冊》出版(三張者,張善孖、張大千及九弟張君綬)。被聘全國美展干事會員,與葉恭綽定交,同時結識徐悲鴻。出席全國第一屆美展,作三十自畫像,遍征上海名家題詠。

1930年與善孖合作《十二金釵》,曾熙提款。夏,上海文明書局出版張大千大風堂收藏的《大滌子山水冊》三冊;中華書局出版《大風堂原藏石濤和尚山水集》。秋,參加“天馬會”第八次美展。曾熙病故享年70歲。

1931年扶曾師靈柩歸葬衡陽。

1932年與善孖、黃賓虹、謝玉芩等人同游浦東顧氏園觀桃。黃賓虹作《平遠山水圖》及詩八首相贈。與葉恭綽、吳湖帆同游蘇州,組織成立“正社書畫會”。移居蘇州網師園。

1933年春節,邀章太炎、葉恭綽、陳石遺、李印泉等前輩歡聚網師園。徐悲鴻組織“中國近代繪畫展覽”赴法展出,內有張大千所作《金荷》一幅,被法國政府收購。

1934年與善孖北上。客居聽鸝館,館內有“蝴蝶會”之舉,與會者有王夢白、于非闇、何亞農、湯爾和等人。9月9日,中山公園舉辦“正社畫展”,內有他的作品40件。與善孖同游華山。張善孖,葉恭綽加入“正社”。冬,納天橋京韻大鼓藝人楊宛君(藝名花秀舫)為三夫人。

1935年應徐悲鴻之聘,任中央大學藝術科教授。南京舉辦“張大千畫展”。與徐悲鴻、謝稚柳及中大藝術科學生同上黃山。母曾友貞病逝郎溪。“張大千、方介堪、于非闇書畫篆刻聯展”在北平舉行。《張大千畫集》由上海中華書局出版。“濟貧合作畫展”在北平展出。

1936年首次在英國伯靈頓美術館舉行個展。1937年,“第二次全國美展”在南京舉行,任審查委員。與謝稚柳、于非闇、黃君壁、方介堪同游雁蕩山,合作《雁蕩山色圖》,方介堪刻“東西南北人”印。七·七盧溝橋事變,困居北平。應故宮文物陳列所之聘,任國畫研究班導師。


中年時期


1938年駐北平日本司令部多次派漢奸勸張大千出任偽職,張氏推諉不從,化裝逃出北平,輾轉上海、香港,入桂林途中會見徐悲鴻。隱居青城山上清宮。

1939年邀黃君壁、張目寒同游劍門。在青城上收龍國屏(龍治)為入室弟子。為張目寒作《蜀山秦樹圖卷》。應黃君壁之邀同游峨眉,作《峨眉金頂合掌圖》贈君壁。先后在成都、重慶舉辦畫展。

1940年與趙望云相識于成都。擬赴敦煌,行至廣元,兄善孖病逝重慶,赴重慶奔喪。

1941年在重慶舉辦畫展。先后出席成都“黃君壁畫展”、“關山月畫展”開幕式,并重金訂購畫作,以示祝賀。攜楊宛君、張心智北上蘭州。敦煌途中,結識隴中畫家范振緒。在范振緒陪同下抵達敦煌,留敦煌臨摹壁畫。在其臨摹壁畫期間,對多處壁畫進行剝損,造成無以復加的災害。 [5]  為莫高窟編號。訪榆林窟,臨摹壁畫,年底離榆林窟,赴青海西寧。

1942年率心智赴塔爾寺訪藏畫師,請教大幅畫布制作工藝。攜帶五名藏畫師返敦煌繼續臨摹壁畫。與西北文物考察團王子云等人相識。致函謝稚柳前來相助。歲末與謝稚柳及子侄門人離莫高窟赴千佛洞考察,并為之編號。

1943年敦煌藝術研究所籌備委員會在蘭州召開會議。籌委會主任常書鴻抵達敦煌。5月1日,離莫高窟赴榆林窟,在榆林窟臨摹月余。8月,“張大千臨摹敦煌壁畫展覽”在蘭州首展。11月,返回成都,敦煌之行前后歷時兩年七月。

1944年“張大千臨摹敦煌壁畫展覽”先后在成都、重慶展出。展品44幅。“張大千收藏古書畫展覽”在成都展出。

1945年率李復赴大足、資陽、簡陽考察石刻藝術。葉淺予夫婦借居昭覺寺,葉氏向張大千請教中國畫。作丈二匹《荷花》通景大屏及《西園雅集》。在成都舉辦近作展。冬,取消赴新建考察石窟之行,改道北平,與于非闇舉辦聯合畫展。

1946年以巨資購得《江堤晚景圖》,宋人《溪山無盡圖》,宋張即之《杜律二首》等歷代名人字畫。溥心畬、謝稚柳、吳湖帆先后為無款《江堤晚景圖》題跋。三上峨眉,作丈二匹山水《峨眉三頂》、《長壽山勢圖》赴滬舉辦“張大千畫展”。歲末由滬赴平,作《九歌圖卷》、《文會圖》等。以《四季花卉》、《墨筆山水》先后參加賽那奇博物館、巴黎現代美術博物館舉辦的“中國畫展覽”。

1947年《張大千臨摹敦煌壁畫》(第一集)在上海彩印出版。“大風堂門人畫展”在上海展出。《張大千畫作展》在上海展出。與楊孝慈同游西康,寫生多幅,并作《西康游記》紀游詩12首。在成都舉辦“康巴西游紀行畫展”。《西康游屐》、《大千居士近作》相繼在上海出版。

1948年在滬舉辦畫展,展品多系工筆重彩。編印《大風堂同門錄》。敦煌參議員郭永祿在甘肅省一屆六次參議會上發難,指責張大千破壞敦煌千佛洞壁畫。十名參議員聯名附議要求“嚴辦”。《西北日報》以《張大千何如人也》為題,披露常書鴻、竇景樁(前敦煌藝術研究所籌備委員)為張大千辯誣聲明與講話。偕四夫人徐雯波赴港,舉辦畫展。

1949年,張大千被蔣介石政權接到臺灣,已丑,51歲甘肅省一屆七次參議會作出“張大千在千佛洞無毀壁畫事”的結論,但未公諸于世。應印度美術學會邀請擬赴印畫展,并順道考察阿堅塔壁畫。10月,赴臺舉辦首次個人展。11月下旬,搭軍用飛機返蓉。1949年12月6日,攜徐雯波乘軍用飛機離蓉飛臺。

1950年由港赴印,在新德里舉辦畫展。考察臨摹阿堅塔壁畫。旅居大吉嶺年余,詩畫創作頗豐。

1951年在港舉辦畫展。赴臺旅游,由臺靜農陪同至臺灣故宮博物院參觀藏品。由臺赴日本東京會友。

1952年遠游阿根廷。5月,返回香港。籌劃移居南美。為籌措旅費,由徐伯郊牽線,與鄭振鐸聯系,向大陸出售《韓熙載夜宴圖》、《瀟湘圖》、宋人冊頁等名畫。徐悲鴻、葉淺予聯名致信勸回大陸,婉辭。遷居阿根廷首都近郊曼多灑,受到阿總統貝隆及夫人接見。

1954年遷居巴西圣保羅市。赴港舉辦畫展,展品中有《美國尼加拉瀑布圖》,甚得觀眾贊賞。贈畫12幅給巴黎市政廳收藏。

1955年巴西圣保羅八德園建成并命名。《大風堂名跡》(四冊)在日本東京出版。“張大千書畫展”在日本展出,巴黎羅佛爾宮博物館館長薩爾出席畫展。夫人曾正蓉、楊宛君向四川博物館捐贈敦煌壁畫摹畫稿百余幅及張大千書畫印章80方。

1956年于東京展出“張大千臨摹敦煌壁畫”,薩爾館長觀后邀張氏赴巴黎展出。6月,巴黎賽那奇博物館展出臨摹敦煌壁畫,7月,在該館東畫廊舉辦“張大千近作展”,展品30幅。與畢加索會晤,在法國尼斯港的“加尼福里尼”別墅。觀畫談藝,互贈作品。西方報紙將這次會晤譽為“藝術界的高峰會議”、“中西藝術史上值得紀念的年代”。首次旅歐,觀賞西方藝術和山川風光。在巴黎期間,會見常玉、趙無極、潘玉良等華裔藝術家。

1957年患目疾,回八德園靜養,服藥療疾之余,仍揮筆題詩作畫,細筆改粗筆,力圖變法。為張群影印出版《石濤十二通景屏》作序。巴黎展出《秋海棠》,榮獲紐約“國際藝術協會”金獎,選為“當代世界第一大畫家”。在圣保羅市舉辦畫展,威震巴西。


老年時期


1958年紐約國際藝術學會以其在巴黎展出的《秋海棠》一畫選為“當代偉大畫家”,獲金牌獎。

1959年臺北國立歷史博物館首次舉辦“張大千先生國畫展”,主要展品為臨摹敦煌壁畫。作《故宮名畫讀書記》。赴法旅歐。法國國家博物館成立永久性“中國畫展覽”,以作品12幅參加開幕展。

1960年在八德園作《六十二歲自畫像》寄贈港友高嶺梅。4月,游臺灣橫貫公路。7月,應臺灣故宮博物院李霖燦之求,繪敦煌歷代佛手。9月應邀赴巴黎、布魯塞爾、雅典舉行巡回畫展。在巴黎為郭有守狂涂冊頁12幅。返八德園作《蜀楚勝跡》12幅,均為老年潑墨變法之濫觴。

1961年日內瓦畫展。赴日參加“郎靜山攝影展”。新作巨幅《荷花》在巴黎賽那奇博物館特展,紐約現代博物館購藏。圣保羅近作展。繼續創作《瀑布》,《羅浮飛云頂曉日》等潑墨山水。

1962年赴巴黎,下榻郭有守家,作通景屏《青城山全圖》。赴東京,下榻偕樂園,作丈二匹巨幅《瑞士風景》。此二幅均為巨幅潑墨山水。張大千的藝術造詣欠缺一些意境,這是世人所共知的。夏,臺北歷史博物館再次舉辦張大千畫展,展出《四天下》泥金、潑墨巨幅山水新作。游日本橫濱。香港大會堂落成,香港博物館主辦“張大千畫展”,為大會堂揭幕首展。《張大千畫譜》(高嶺梅編)在香港出版。12月,在八德園以潑彩法試作《觀泉圖》。

1963年“張大千畫展”在新加坡、吉隆坡、怡保、檳城展出。六屏巨幅通景《荷花》在紐約畫展中被美國《讀者文摘》以14萬美金高價收購。

1964年曼谷、科隆畫展。回臺北訪張學良,謁陽明山溥心畬、趙守鈺墓。以潑墨潑彩法作《幽谷圖》,自謂“這樣畫可因勢利導,取其自然,得其天趣”。

1965年在倫敦舉辦畫展。作大潑墨山水《山園驟雨》、《秋山圖》。自謂“這主要是從唐代王洽、宋代米、梁楷的潑墨法發展出來。只是吸收了西洋畫的一點兒明暗處理手法而已”。

1966年在圣保羅、香港舉辦畫展。赴香港訪友。據門人林建同說,此次香港之行,甚有啟發,其后“作風大變,潑墨潑彩,大行其道”。

1967年美國史丹福大學博物館,卡米爾萊克美術館先后舉辦張氏近作展。臺北國立歷史博物館主辦近作展。為張群八十初度精心繪制四屏通景《蜀中四天下》圖,又為張目寒六十八壽辰繪制山水人物圖。是年潑彩作品甚多,有《朝暾》、《雨過嵐新》、《山雨欲來》。香港東方學會出版《張大千畫集》。


晚年時期


1968年,紐約福蘭克加祿美術館、芝加哥毛里美術館、波士頓亞爾伯——蘭敦美術館分別舉辦張大千畫展。在史丹福大學講演中國畫藝術。返臺,接受臺北《時報》記者謝家孝采訪月余,謝以口述體撰寫《張大千世界》,4月,由該報出版發行。四五月間為賀張群八十壽辰,積十日之功精心繪制《長江萬里圖》,7月,臺北歷史博物館舉行“長江萬里圖特展”。11月,以敦煌壁畫摹本62幅捐贈臺灣故宮博物館。

1969年赴舊金山治眼疾,與旅美老友侯北人、張孟休等度春節。返八德園作《杏花春雨圖》贈侯北人;《潑彩青綠雪景》贈張孟休。黃君壁訪八德園。由巴西遷美國卡米爾城“可以居”。洛杉磯考威美術館展。紐約文化中心展。紐約圣約翰大學展,紐約福蘭克加祿美術館再展。波士頓亞爾伯——蘭敦美術館現展。

1970年目疾加重。結識臺灣京劇團演員李金棠、吳兆南、郭小莊、李東原,分別贈書畫。自訂《張大千鬻畫值例》。卡米爾萊克美術館再展。

1972年右眼失明,左眼白內障手術成功。美國洛杉磯安克魯畫廊展,被授予洛杉磯“榮譽市民”。美國舊金山砥昂博物館“張大千四十年回顧展”,展出1928-1970年間的代表作品54幅,撰《回顧展自序》。

1973年,與旅美老友王天循共度元旦、春節。洛杉磯恩克倫美術館近作展。臺北歷史博物館收藏捐贈歷年創作108幅,頒贈紀念狀,并舉辦“張大千先生創作國畫回顧展”(即40年回顧展)。臺北歷史博物館出版《張大千畫集》。

1974年在香港大會堂舉辦畫展,臺北歷史博物館與“日本民族協會”共同主持東京中央美術館“張大千畫展”。應美國舊金山版畫制作中心之約,創作了兩套石版畫,被提名為“馳名世界的張大千”和“張大千形象”。作根雕假山、八面觀音

1975年應葉公超之約,為其輯《葉遐庵先生書畫集》作序。以80幅精品參加臺北歷史博物館舉辦“中西名家畫展”。應約撰寫《畢加索晚期創作展序》。該館舉辦“張大千早期作品展”,又以60幅作品參加在漢城舉辦的當代畫展。

1976年舉家移居臺北。臺北歷史博物館舉辦“張大千先生歸國畫展”,臺灣教育部頒贈“藝壇宗師”匾額。臺灣電影界人士吳樹勛以退休金自費拍攝《張大千繪畫藝術》記錄影片。臺北歷史博物館出版《張大千選集》。

1977年,歷時5年所編的《清湘老人書畫編年》在港出版。將老友陳巨來歷年為之所刻的印章,匯編成《安持精舍印譜》在日本出版,并為作序。臺中舉辦近作展。在外雙溪籌建“摩耶精舍”。《大風堂名跡》(四冊)在臺再版。

1978年戊午,在高雄、臺南、漢城舉辦畫展。“摩耶精舍”落成,喜遷新居。出席亞太地區博物館會議,講演《論敦煌壁畫藝術》。作《明末四僧畫展序》,《大風堂名跡再版序言》。

1979年,以40幅佳作參加香港中國文化協會舉辦的中國現代畫壇三杰作品展覽(三杰為張大千、溥心畬、黃君壁)。請友人、律師見證,預立遺囑。

1980年,春節期間,臺北歷史博物館舉辦“張大千書畫展”。3月,新加坡國立博物館舉辦《中國現代畫壇三杰作品展覽》。應旅日華人李海天、黃天才之約,擬作巨幅《廬山圖》(高1。8米,長10米)。臺北出版《張大千書畫集》一二集出版。四川出版《張大千畫輯》一二三輯。

1981年,在臺灣博物館舉辦“張大千近作展”。3月,應邀提供作品參加法國巴黎東方博物館舉辦的“中國國畫新趨勢展”。7月7月,在摩耶精舍開筆繪制《廬山圖》。

1982年元月,臺北舉行“傅抱石、徐悲鴻、張大千水墨彩色畫展”。香港集古齋舉辦“張大千畫展”。2月,“張善子先生百年誕辰紀念畫展”在臺展出。4月,《張大千書畫集》第三集出版。全力繪制《廬山圖》,勞累過度,兩次住進臺北榮民總醫院。

1983年元月,臺灣國立博物館舉辦“張大千書畫展”。同時舉辦尚未最后完成的《廬山圖》特展。趙無極赴臺探視。1983年3月8日,《張大千書畫集》第四集出版,為大陸友人門生題贈畫集12冊。心臟病復發,醫治無效,于1983年4月2日病逝。

張大千先生作品由于過于珍貴,已列入限制出境保護名單內。


門下弟子


張大千一生弟子上百,有主要影響的有:曹大鐵、謝伯子 、何海霞、胡爽庵、俞致貞、劉力上、胡若思、慕凌飛、糜耕云、梁樹年、汪德祖、吳青霞、厲國香、龍國屏、黃獨峰、王康樂、胡力、王永年等人,其中,曹大鐵是張大千弟子中繪畫水平最高的一個。蔣介石夫人宋美齡也拜張大千為師學畫。

張大千再傳弟子也相當多,比較有影響的是:白傳巨、曹公度、李柏林、陳沫吾、楊振升、楊震麟、葛茂柱、劉起伏、劉力群、何紀明、葛茂桐、孟慶利,吳嗣坤、聶振文、呂剛,姚丹萍、江洪泉、安云霽、楊春蕾、張師曾,包偉東、趙凱等人。


聯系我們

掃一掃

奥运网球比分直播